你煞哥

是在和我卡聊天的时候,聊起了很学术性的话题

我卡当时说:


所以我就在想

如果我没出生这个假设成立

那么会不会有另一个女孩子

也叫卡卡

也喜欢业渚

也跟阿灼成为了好基友

但是她不是我

想想就

很不开心


明明那不是我

你还跟她聊的那么开心

还不知道我是谁

就很难受


我跟我卡说

这简直戳了我今年最大的虐点


然后就不知为何想起了业渚

有了《螺旋》这篇文

写完了又去看我俩的聊天记录

差不多就是文中那两句话的感觉


亿万分之一的几率让我们相遇,

正因如此,我们才应当倍感珍惜。


之前都在用A业A渚和B业B渚去描述《螺旋》里的AB两个世界

卡卡就说

抱紧我的A灼吧唧一口

就觉得

真的很神奇啊

那么多个世界里,我们降生在了同一个世界的同一个时间

没有隔着位面,也没有古代人和现代人的距离

就这样很巧地,非常巧合地,相遇了

真好啊

是真的真的太好了

《螺旋》里想表达出

就算是另一个世界的你也不可以

因为在我们的世界里,彼此独一无二

就像我很久之前说过的,你让死宅业和与蟒渚在一起,那根本就不可能

每一个赤羽业都有他自己的潮田渚

每一个潮田渚都有他自己的赤羽业

甚至另外的自己都不行,就是这样最最唯一的存在

最后

感谢世间所有美好的相遇❤

热度(22)

  1. 卡片_卡片机你煞哥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卡卡丘_
    抱紧这个灼大大的亲了一口【吧唧.jpg】
© 你煞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