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煞哥

在居酒屋坐至深夜

开学前最后一个闲适的夜晚

明早要赶车,没有喝太多

大部分店面都关门了,街景很美

夜风很舒服

有一点醉了,语无伦次地哼着他的歌

二十三天的旅行

揣着一把稿费走在陌生的地方

不喜欢人声鼎沸的景点

城郊边缘的欧式小田园,安静又舒服的咖啡厅

门外有一架老式的日本钢琴

低音fa按下去听不见声音

于是Mariage D'Amour的叹息带了缺憾的美

我在弹琴的时候有两位美人

一位就像七年后的神崎有希子女士,推着轮椅,身子前倾,长发柔顺地垂下

轮椅上的女士并不年轻,依旧美丽雍容

她们声音很轻地交谈,我换了一首致爱丽丝

谁也没有打搅谁,谁也没有忽略谁

我放下琴盖时与那位年轻的女士对上目光

没有交谈但交换了一个微笑

之后心血来潮地登上玉皇山

并不是什么有名的景点

经过紫来洞能望见西湖

一大片,颜色很淡,与天边相连

我想那下面,湖边,一定会有很多人,熙熙攘攘的,拍照,交谈,笑闹

但这山顶只有我一个

下山的途中天已经完全黑了

手机放着昆曲,是前些日子在戏园子里听过的游园惊梦

摸着黑下山,回到市区,恰恰好赶上最后一班公交

坐在窗边,公交开过西湖那条线

已是深夜了,就像现在这样

灯都亮了,沿途一路玉树银花

我是真的有点醉了

不知道自己在手机打着什么

但还记得从明日起就要回归现实

想起出发时与邻座小姐姐的相遇

软软的上海话,笑容温柔

尽管不知道她的名字,现在也模糊了她的样子

记忆里还是有她的位置

希望明天朝阳升起的时候

还能与一个陌生又温柔的谁相遇

热度(17)

© 你煞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