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煞哥

就 一个很随便的脑洞

假如渚君能感受到的不是别人的情绪波长,而是命运波长的话……

按照原著的路线来写可能有些展开不了

所以大概是个架空?

普普通通的中学教师潮田渚是个在别人眼里看起来有些奇怪的人

突然去安慰看上去没什么烦恼的学生什么的也就算了,有时候甚至还会跑到莫名其妙的地方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比如说把墙角的易拉罐清理干净呀,给哪里多放上一只铅笔呀……

不过除此以外,渚君是个很可爱很亚撒西的人,不论是作为老师还是作为同事都很受欢迎。

只有真正被他帮助过的人才知道这个人有多神奇,也因此更加喜欢他敬佩他。

原因就是渚君类似于超能力一样的东西,只要稍加留意,他就能够看到一个人未来的命运波长,有的是近期,有的是很远的未来

众所周知人生都是由许多个选择导致的许多个节点而组成的,每个人的命运轨迹都不一样

比方说,这个孩子表面看起来还是很开心,和朋友打打闹闹,但其实因为家里父母常年争吵甚至动手,自己也连带着受到家暴早已濒临崩溃,在今晚就要找个没有人的地方杀掉自己了。

潮田渚看见了,看见他的命运轨迹即将在今晚八点的时候断掉

所以,大家都不理解为什么平时很受欢迎性格又开朗的山田君会被潮田老师留下来单独辅导,听说好像还是被潮田老师送回家的呢,而且还吃到了超稀有限定的渚三三亲自动手做的晚餐!

山田君的小女友傍晚突然接到自己男票的电话:

“呜呜呜千代子ちゃん我好幸福啊好喜欢渚三三呜呜呜呜果咩呐我不该跟你说分手的我超爱你的我要跟你考同一所大学!!”

千代子:“……在说什么啦笨蛋!要不要感动成这样子啦!”

那孩子的命运波长,重新恢复跳动了呢。

洗好碗筷的潮田老师擦了擦手,悄悄露出个欣慰的浅笑。


再比如。

那个很可爱也很努力的女孩子紧张地走进办公室,要申请住宿生离校许可。

潮田渚看见她在某个时刻,命运波长产生了剧烈的波动。

大概就是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潮田老师还是给了她两个晚上的假条,然后默默把电话打给在警局工作的朋友。

那孩子…家里破产了。

如果不去阻止的话,今明两晚就不得不去做交际挣钱继续交重病弟弟的住院费了。

……

女孩子在酒店的房间里等到睡着也没有等来想象中的痛苦时刻。

醒来的时候校服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地叠放在旁边,身上被人掩好了被子。

这段时间恰好是班主任给阶段评语的时候,床头柜上有一沓钱,底下压着阶段评语单。

“如果遇到了无论如何都无法解决的困难事的话、就请不要勉强了。”

“请求帮助不是坏事喔…。美佳ちゃん最喜欢的花是栀子花对吧?那么、”

“今后也要像它一样努力地绽放喔。”


女孩子缩在被子里嚎啕大哭。


————————————————————————


可是拨动他人的命运轨迹是有代价的呀……。

潮田渚从医院回来的路上,看见一个浑身流血的少年躺在巷子里。

旁边有一团揉皱后又摊开来飘在地上的退学通知书。

“还好吗?我家就在不远,要不要顺路去吃一点东西呢?”

善良又温柔的潮田老师向他伸出手。


却在一瞬间被少年血红的眼瞳吓了一跳。


这个红发的少年,睁眼即宛若凶兽。

“碍事。”


潮田老师伸出的援手第一次被人毫不留情地打开了。


少年起来,摇摇晃晃地往外走,潮田渚焦急地跟在后面。

“你这个家伙要不要这么烦人啊…?!”

看着少年被血跟泥泞遮掩住仍显露出厌烦和憎恶的脸庞,潮田渚几次张口。

他要怎么告诉他,

因为、

因为——

你的命运波长今晚就会断掉啊——!


最后潮田老师被少年狠狠推倒在一边的地上,本就不妙的内脏在几声剧烈的咳嗽之后,挤压着喉间呕出几口鲜血。

于是潮田渚没有再追上那个少年。


没能救他。

某种意义上也就是杀死了他。

————————————————————————


几年后的潮田渚已经躺在医院里了。

所以都说了,自以为是地干涉别人的人生是要付出代价的。

天怜其善,天妒其才。

真是古怪的病症啊。医生们私下议论。

明明什么征兆都没有,却突然咳血,我说啊,你看到了吗,内脏像是要融化了啊……。

潮田渚疲累地闭上眼睛。

他好像昏睡过去了。

直到有一天,他感受到了异常熟悉的、时常出现在他梦里、在眼前耳边萦绕不绝的命运波长。

……是那个人。

那个死去的少年。


你来接我了吗?抱歉啊、没能救你。

他想着,眼前狠狠出现一抹光亮。


睁开眼之后过了很久他才知道自己原来是活了下来。


主刀的医生,听说是个罕见的年轻天才。

名字似乎是叫赤羽业来着。


——————————————————————————


所以……为什么?

潮田渚呆滞地望着那个给他打点滴,挂吊瓶的身影。

为什么……

命运波长归于寂静的直线之后……

还能再重新跳动呢?


“这个世界上就是有这种奇迹啊。”

主刀医生不耐烦地把他睁得大大的眼睛合上。

“搞什么啊,自己的人生就是要自己来改变啊。”

“无论接收了多少帮助,自己不去努力不去领悟的话也是一样的吧——”


“可是——”

帮助别人难道就错了吗?


————————————————————————


是啊。

帮助别人难道就错了吗。


————————————————————————


“你那没必要的、多余的、令人厌烦的善良……”

在住院的日子里的某天,主刀医生蓦地涨红了脸。

“从今以后只对我一个人就足够了啊。”


——————————————————————————


你知道吗。

这个世界上有许许多多的好人,

他们帮助了A,却无意间害死了B。

救活了C,却在蝴蝶效应下伤害了D。

所以自私如我,

要求你今后只能将视线放在我的身上。

因为,

“我的命运是你而改变的。”

“而非你而进行。”


——————————————————————

潮田老师的怪病终于治好了。

出院的那天,赤羽医生带他去了街区。

两个老大不小的人坐在公园的秋千上,一人叼着一根冰棒,看人来人往。

“……先生!”

被叫到的脚步匆匆的白领停下脚步,诧异回头。

“今晚的会议一定会成功的,所以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喔!要加油呢!”

静静坐在秋千上的、有些驼背的瘦小身影白发童颜,脸上挂着高深莫测的微笑。

白领突然有了莫大的信心。

“谢谢您!我会的!”


潮田渚正笑着,一只大手覆过来,直接盖住他大半张脸。

“……业?!”

“不许看别人,看我。”

“这次只是善意提醒啦,话说、冰棒…!冰棒要化了!”

“我吃。”


——————————————————————







……吃就吃你舔我手干嘛?!

被捂住眼睛的潮田老师十分生气,气的脸红。

热度(19)

© 你煞哥 | Powered by LOFTER